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芦苇的天空的博客

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随想随说系列之一  

2016-11-04 21:53:56|  分类: 芦苇的天空(安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 幼年时,由于染上了迎风流泪的眼疾(俗称沙眼),整日泪眼婆娑,面容不洁。同龄的小伙伴大都不同我玩耍,我只能孤零零的蹲在村里的某个角落,看着他们蹦蹦跳跳地一起涌向村头野外,既羡慕又难过,多么念人想往啊。

       读小学时,渐渐认识了许多汉字,可以似懂非懂地看一些小说文章了,书里面仿佛藏着一个个性格迥异、千奇百怪的人物,演绎出一个个情节不同的画面,从平静如水的縠波到风起浪涌的峰顶再到激流渐退的湖面,紧张刺激,令人回味无穷。在那里我好像找到了久违的可以倾诉的朋友了,闲暇时总是捧着书,沉迷其中,数学只有靠边站了。那时候看《红楼梦》太深奥,晦涩难懂,主要看的是些评书演义公案之类,主人公的侠肝义胆、快意恩仇以及儒家诗书里走出来的学富五车、才高八斗的翩翩公子佳人总是给人无限的想象,耳濡目染久了自然也想做做书里面的主人公。自己的性格或许受它们影响很大,只是这种性格在如今这很现实的社会被大多数人不屑、不齿或不容了。

我家住在乡村,如果说小孩做农活时间最长的那就是放牧,或放鸭子或放鹅,而更多的是放牛。在没有山地没有大片草地处放牧,那是很辛苦很无趣的,有时炎炎烈日晒得你无处可逃,身上背着的小水壶早就喝干见底了。无聊之余如果有本文艺书刊可读那就是天赐的享受。  八十年代初,孩子们自己的读物首推就是《少年文艺》了,它同古书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读境界。它散发的鲜活气息让我们这些孩子们阅读起来更现实更贴近,所以深深吸引着我们。但我是没有钱买的,同样家里也不会为我买的,艰辛的生活让我觉得《少年文艺》就是天籁之物。

在乡学校里家境好的同学几乎每期都有,但他们的作文好像永远都不咋地。我经常会找同学去借阅,他们大都不愿意,但又不好意思拒绝,只是一味的搪塞。记得一个周末放学后,我就腆着脸去找我的同学了(他父母都是教师),站在他家书房的外面,同他说明了来意,他支支吾吾说家里只有一本自己正要看呢,我不知趣的说我可以等你看完。于是我就蹲在他家书房外的墙角里口干舌燥的默默地等,无聊的看着蚂蚁从他家墙缝的蚁穴里进进出出好几回,闻着敞开的窗口不时飘来水果的清香和茶香,听着半天才翻页的书响声,感觉这世界真是不公平。终于等到天黑了,他才不情愿的从窗口把书递给我,反复叮嘱我不要把书弄丢、弄坏、弄脏了。我满口答应,如获至宝,仿佛一肚子委屈瞬间烟消云散了。为了明天能够开心的沉醉其中,值了。

在寂寞的时候是书陪着我,在痛苦的时候是书陪着我,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书陪着我,它净化了自身的戾气,安抚自己有时萎靡有时激昂的情绪,书是永不相欺的真朋友。

时光苒苒,去年在春运的火车车厢里,大家大都埋头手机网路,我自带两本《特别关注》边看边打发无聊的时间。有一个旅客找我借了一本,我很大方的就给他了,看书吗毕竟是个好事情,比那些大声喧哗,胡吹海侃的人强多了。但最后传来传去不见踪影。心情不太好,但眼光还在寻觅。终于发现它在一个肥硕的旅客屁股底下蹂躏。我实在看不过去,就过去同他说:“’请问,你还看吗?”,他站起啦把书递给我,很自豪的说:“我从来都不看书”。那时候我一脸愕然,只看见他脖子上那黄灿灿的金项链在不停的晃动,闪着金光。

法兰西历史名人灵魂的安息地:先贤祠,那里安葬着他们的社会精英,他们大都是文化科技艺术方面的杰出者,法国的名要说过,如果没有这些思想家、艺术家、科学家,法国什么都没有。日本也是靠科技工程人员从二战的废墟里很快站了起来。我们现在什么都有了,唯独渐渐丢失了传统文化。

当金钱鄙视文化、成功不问出处时,一切真的没治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