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芦苇的天空的博客

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随想随说系列之四  

2016-11-04 21:57:25|  分类: 芦苇的天空(安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暑假末的那个秋日,早晨起来天空就艳阳高照,我和姐姐头上分别扎上毛巾,一起去野外采摘山里红。

     山里红就是生长在田边地头的野生山楂树,是蔷薇科的乔木,因为它总是被人砍伐,纤细的不象乔木而象灌木,那时我们不知道它有降脂开胃等功能,只知道它是大人们爱喝的茶叶。

      野外的田野就是金黄与青绿完美组合的画面,我背着小水壶、挎着竹篮紧跟着手拿剪刀的姐姐后面,找到一株山里红后,姐姐蹲下身去用剪刀剪下枝条轻轻放入篮中,而我总是迫不及待的拽下那诱人的小红果,用衣服稍微擦拭一下就塞入口中咀嚼起来,酸酸的、甜甜的,看到手臂上被山里红的卵叶毛边拉出的血痕也满不在乎。顶着烈日,在田边地头跑了一上午,终于把竹篮装满了,我俩抬起竹篮就回家了。回家后把卵叶一片片的剪下,放入清水中漂洗,再铺放在竹簸箕上晾晒,傍晚时把晒干的叶片装进塑料袋密封起来,大功告成了。另外我还把剩余的小红果用玻璃瓶装水泡上,那年代里的山楂罐头使我在期待中兴奋了好几天。每当大人们喝起我们采摘的山里红茶,就觉得自豪,感觉自己是个有用的人,那水杯里呈现出浓烈醇红的茶色就是年少的我们心中最美的色彩。

      如今在喝茶的时候偶尔也会想起山里红,它依然在家乡的那个无人问津的角落无主的生长着,为什么那么近的地方在心里已经生分成那么远的距离。唉,回不去的人,回不去的事,回不去的时间,回不去的童趣,回不去的回不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